高俅为什么不敢惹老种经略相公(老种经略相公和高俅谁大)-视角网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- 最新最新

高俅为什么不敢惹老种经略相公(老种经略相公和高俅谁大)

投稿 投稿 2022年11月14日 19:17:17 【最新】 372人已围观

摘要鲁智深口中的老种经略相公:北宋最后的一位名将,含愤病故名著《水浒传》当中,有一人的名号出现的频率非常高,但从未出场,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,不过,众好汉提及他,皆是敬佩有加,此人便是书中的“老种经略相公”。所谓的老种经略相公,便是出身名将世家的种师道,因为官至经略安抚使,简称为“经略”,至于“相公”,则是宰相的尊称,王粲的《从军行》有句“相公征关右”,诗中的相公,即为曹操,宋朝的《能改斋》:丞相称相公,自魏以然矣。

鲁智深口中的老种经略相公:北宋最后的一位名将,含愤病故

名著《水浒传》当中,有一人的名号出现的频率非常高,但从未出场,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,不过,众好汉提及他,皆是敬佩有加,此人便是书中的“老种经略相公”。

所谓的老种经略相公,便是出身名将世家的种师道,因为官至经略安抚使,简称为“经略”,至于“相公”,则是宰相的尊称,王粲的《从军行》有句“相公征关右”,诗中的相公,即为曹操,宋朝的《能改斋》:

丞相称相公,自魏以然矣。

经略府

到了北宋后期,便习惯对于一些官阶比较高的人加上相公,表示敬意。又因为种师道还有一个弟弟种师中,也是经略安抚使,时人为了区分兄弟二人,所以称种师道为“老种经略相公”,种师中为“小种经略相公”,鲁达拳打镇关西的时候,正在种师中手下做提辖。

水浒传中的种师道

虽然施耐庵没有正面描写种师道的形象,可从众位好汉的口中,经略的能力可见一斑。书中早期出场的禁军教头王进,在得罪了高俅之后,首先想到的便是投奔种师道,并言:

那里是用人去处,足可安身立命。

而后,像杨志、鲁智深这样的好汉,屡屡提到曾在老种经略相公手下当过差,并且颇以为荣。从这些线索分析,可以得出种师道是一位有识人之明、容人之量,并且颇有威望的将领。不然,为何那么多有本事的好汉出自他的麾下、或投奔于他,还将为他做过事当成炫耀的资本呢?

鲁智深剧照

正史中的种师道

实际中的中种师道,生平履历更为辉煌。他本来从文的,少年时期便拜关西大儒张载为师,张载这个名字或许大家很陌生,他是和苏轼同科的进士,曾说出过横渠四言: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这四句话在古代士子中的地位,简直不下于哲学四问。不过,种师道并没有继承张载的“绝学”,因为当时北宋边境的形势越发严峻,素有将才的种师道,被宋微宗提拔并镇守边境。

一、抗击西夏

北宋虽说是古代的大统一王朝,但实际却是三国鼎立的状态,北有契丹的辽国,西边还有西夏国。这两个政权,一直对中原虎视眈眈,辽国比较强大,但是因为和北宋有盟约,不好直接挑衅,却总是撺掇西夏侵扰北宋的边境。

北宋、辽、西夏疆域图

因屡有战功,种师道被宋微宗提拔为渭州知州,在镇守边境的期间,西夏国难以寸进,并且屡屡在种师道手中吃亏。他曾有八日内攻克臧底城的战绩,也正是如此,宋微宗愈加赏识种师道,即便是一手遮天的童贯,也奈何不了他。

二、征战辽国

童贯虽然奈何不了种师道,但是作为下属,种师道还是要听命于他。宣和二年,宋徽宗与虎谋皮,选择联合金国征讨辽国,当时的情况,是辽国已经衰落,金国强势崛起,北宋最好的做法,便是联弱抗强,才能维持平衡。

童贯剧照

种师道见识非凡,目光长远,早就看到了金国的狼子野心,所以他多次劝诫作为“保静军节度使”的童贯退兵,但是童贯不听,还弹劾种师道为辽贼说话。北宋和辽国的矛盾非常深,而宋微宗没有多少治国才能,听闻种师道为辽国说话,便责令他致仕。

三、抵御金国

果不其然,在灭掉辽国之后,金国又将獠牙对准了北宋,面对金国大军压境,惊惧之中的宋微宗想起了种师道,于是火速诏他进京。尽管对宋微宗的能力不认同,可当国家有难之时,种师道还是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。

北宋*

当时完颜宗望带兵围住了开封,种师道抵达洛阳,发现可用的兵力并没有多少,没有能力和金军正面交锋,于是他贴告示、散布流言来造声势,宣称集结了百万大军。声势造出去了之后,种师道带着为数不多的宋军直逼金军敌营。

完颜宗望并不知道宋军虚实,见到种师道如此肆无忌惮的逼近自己的大营,便拔营往北退了不少。种师道这般兵不血刃的解了开封之围,颇有诸葛亮空城计退司马懿千军万马的风采。

种师道进城之后,和宋钦宗见了面,宋钦宗比较偏向求和,但是种师道认为,金兵孤军深入,他有信心败敌,并且提出了对付金兵的良策:

种师道认为,只要托住金军,阻截他们的粮道,等到各地的兵力都集结完毕,便可打破金军。随着山西姚氏领兵到来,开封的兵力逐渐占了优势,种师道准备等弟弟种师中领兵到来,再出击。

金军

姚氏的姚平仲担心功劳被种氏夺走,于是催促出兵,并进谗言诬陷种师道故意不出兵,贻误战机。于是,在姚平仲的建议下,宋钦宗同意夜袭金军大营,结果却是惨败而归,打乱了种师道的部署,最后朝廷割地赔款,金军才退兵。

种师道再次进言,认为可以趁金军渡黄河时,攻其不备,必可大胜,然而宋钦宗畏惧金军,将种师道免职。金军退至半路,又围攻太原,宋钦宗觉得金国言而无信,赔了钱还要打,于是决定主战,并咨询种师道怎么打。

种师道言:我众彼寡,但分兵结营,控守要地,使彼粮道不通,坐以持久,可破也。

宋徽宗

宋钦宗大为振奋,但是他没有给种师道兵权。很明显,种师道的策略,是围堵金军,使其粮草不济,在出击,因此最好的方法是,修筑城堡,阻拦金军的后勤和前军,令其内外交困,则不战自溃。

但由于后方朝廷不明军情,不断催促宋军决战,最后导致太原兵败,前去救援的种师中也战死。此后,宋军连连失利,种师道判断金军一定会大举侵境,劝言宋钦宗退至长安,以天险固守。

撤退的金军

名将病逝、北宋末路

宋钦宗不以为然,认为即使失败,也可以议和,种师道见击败金军的时机屡屡被耽搁,而朝廷上下又盘算着“打不过议和”,全然不知灭国之祸将至,最后悲愤交加,于靖康元年十月离世。

种师道被誉为是北宋最后一位名将,他含愤而死之后,宋军没有独当一面的大将,面对金军,节节败退。次年,即靖康二年,金军南下攻占北宋都城开封,宋微宗、宋钦宗以及众多朝臣宗室嫔妃被俘虏至金国,北宋灭亡,史称靖康之耻。